北京遼寧企業商會
Beijing Liaoning Enterprise Chamber of Commerce

浙江飞鱼开奖号码:政商關系學問大,但真沒那么玄乎

 

舟山飞鱼走势图 www.zpahd.com  在中國,政商關系是最復雜的關系類型之一。著名的經濟學家弗里德曼說:在我一輩子的經濟經驗中,我知道用自己的錢辦事的人遇到事情時會如何反應,也知道用別人的錢辦事的人的反應模式;但老實講,在中國,我沒看出來誰在用誰的錢辦誰的事。

  面對如此復雜的關系,經濟學家難以理解,而置身其中的商人或者企業家,也一樣沒什么自信。我見過一些MBA的課程表,開辟了專門的課程教人們怎么處理與政府的關系。里頭會講到一些通行的潛規則、厚黑學,也少不了講到胡雪巖這樣經典的歷史案例。這樣的課程一方面表明,人們認識到在中國處理政商關系是有多么重要,另外一方面也表明,中國的政商關系充斥著太多不可捉摸的東西,它讓人焦慮而不知所措。最近中國的首富王健林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道:“中國的政商關系這門學問應該比博士后還高呢,可惜高校沒有教這門課?!?/span>

  因為難以捉摸,所以企業家在面對如何處理政商關系這一問題時,給出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門的,有時候還有點諱莫如深。有人表示要遠離政治;有人認為要比政府還要了解政府;有人則說企業是給政府打工的,政府才是董事長。馬云則表達得更有趣:跟政府談戀愛,但不要嫁給他們。王健林的觀點是:親近政府,遠離政治。他最近是這樣表述的,“遠離政府太假了。你不理政府不理黨,顯然太假了”。

  學習如何處理政商關系,對于企業家而言非常關鍵,對于政府而言同樣是一門非常嚴肅的功課。政商關系跟任何一種關系一樣,都需要花費時間和精力去學習怎么處理。就像政府與普通民眾的關系、政府與知識分子的關系一樣,沒有無師自通的學問,也沒有一上來就融洽的關系。但老實講,只要一觸及“關系”這個東西,中國人總是不夠淡定的。尤其是政商關系,總是容易被妖魔化想象。它會讓人想到權錢交易,想到不干不凈的厚黑關系,想到各種潛規則,想到灰暗不明的東西。這部分源自于過去中國歷史上長期不健康的政商關系,也部分源自現實中政商力量失衡的無奈。

  費正清曾經講道,過去中國的商人不熱衷于制造捕鼠機,卻熱衷于從官方那邊取得捕鼠的特權。企業家們最起勁的,是要求特殊政策的?;せ蛘嚀匭砭?,而不是把精力放于生產和技術進步,那是因為政府掌握了充分而絕對的資源分配權力,只有獲得政府的庇護,才能獲得安全的利益保障。這也是企業家總是把政商關系想得那么“玄乎”的根本原因:它不確定,但又充滿了投機取巧的機會。所謂改革史,也就是政府在找尋和廓清自身權力邊界的過程。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,市場將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。相信未來,企業會把更多的精力放于市場競爭和技術創新,而不是跑關系、找政府。

  什么才是正常而健康的政商關系?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“‘官’‘商’交往要有道,相敬如賓,而不要‘勾肩搭背’、不分彼此,要劃出公私分明的界限”??梢運?,正常政商關系,是關系雙方互動的結果。依法辦事,依規而行,政商之間完全可以做到各安其道、并行不悖。但有另外一種情況也值得警惕。那就是,政商關系在被妖魔化想象后,部分官員可能會選擇刻意避開這種關系。針對政商關系,我們過去強調“越界”的部分,但不正常的政商關系,除了“勾肩搭背”外,也包括“背對背”的關系。現在一些政府官員為了避免“負責任”、“受牽連”,選擇視而不見,不主動去熟悉市場,不去了解企業,耽誤政府與企業的正常交往。

  文章來自”團結湖參考“公眾號:Talkpark 作者:卡卡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