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遼寧企業商會
Beijing Liaoning Enterprise Chamber of Commerce

浙江福彩12选5开奖结果:【商機】經濟下行背景下,5類產業有大量投資機會

 

舟山飞鱼走势图 www.zpahd.com 林毅夫:

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

經濟速度的下滑不能說沒有體制機制的原因,但更多的還是外部性、周期性的因素。我們當前雖然面臨增速下降的嚴峻形勢,但中國現在五類產業仍有大量投資機會。


5月4日,北大國發院名譽院長、教授林毅夫在“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朗潤格政系列之當前經濟形勢與政策:朗潤園觀點”研討會上發表觀點,本文根據林毅夫教授發言實錄摘編:

有人說產能過剩投資機會就沒有了,其實這種看法不正確,目前中國五類產業面臨大量投資機會。


?技術追趕型 利用后發優勢


第一類,就是現在我們的人均GDP是7500美元,德國是40000美元,他們能有那么高的人均GDP,就意味著他們的技術和產業附加價格比我們高。他的技術水平和產業附加價值的水平比我們高,我們還在趕超階段,在這個階段里面,其實我們的投資機會非常多。比如說我們要產業升級和技術創新,那怎么做?


既然國外已經有這些產業,他的產業比我們高,我們要發揮后發優勢。就是到國外去并購,那些擁有比我們先進技術的企業,不管是在德國、美國或者是在其他高收入國家。只要并購了以后你就把他的技術引來,你的技術就能提升,你的產業產品的附加價值就可以提高。


這方面我們的民營經濟做了不少,比如說三一重工到德國并購了一些工程機械方面的。


到國外并購的前提是什么,有國外公司愿意被買過來,其實現在有很多這樣的機會。因為我們面臨新常態,我們經濟相對疲軟,但發達國家的經濟比我們更疲軟。你并購的前提是有公司愿意賣給你,如果沒有的話就到國外去設立研發中心,現在發達國家就業形式不太好,失業率超過10%。你去有這種技術和產業的國家設立研發中心,你就可以雇傭當地非常優秀的工程技術人員。


我最近跑了一圈,發現有不少企業已經這么做了,比如說我們知道的華為、中興,到發達國家設立研發中心,這個例子很多了。


其實在傳統產業里面也有,最近我看到南京有一家民企,做玻璃機械的,同樣國內的生產價格低,國外的價格高,他就到德國一個小鎮去設立一個研發中心,雇傭當地的科研技術,就一下子把他自己的技術水平提高了。這是一個很小的公司,做得非常成功。


再有,我們過去的招商引資很管用。中國7%的增長代表什么?代表每年對世界市場的貢獻率是25%到30%之間,因為現在國際上全球的經濟增長率就在3%到4%,我們即使是7%的增長,我們占全世界13%,還是全世界最快的市場。


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每年從發達國家進口那么多產品,看到技術含量比我們高,附加價值比我們高的,其實可以通過招商引資,把他們吸引到國內來生產。這樣的機會有很多。


這是第一類,追趕型的。比如說江蘇泰昌設立了一個中德中小企業合作園,專門吸收德國的中小企業到泰昌來投資,2014年有吸引了220家德國的中小企業,投資額一下子達到了20億美元。這是很好的例子。


我覺得做這些首先要有市場,企業為主導,但是政府也要扮演一個角色,如果你要到國外收購,你要解決資金的問題。如果你說要到國外去收購,在國外設立文化中心,你要解決的問題包括外交簽證的問題,包括法律、會計、金融服務的問題。你到國外招商引資同樣有這些問題,必須有園區的問題,必須有跟他配套的工程技術人員的問題,還有產權?;さ奈侍?。


?技術領先型產業 仍要政府支持


第二類,我們現在其實也有不少產業和產品的技術已經在世界上領先了,或者說跟發達國家的企業的技術差距不大。這種領先型的產業,最明顯的是家電產業。我剛剛從福建回來,福建有一個民營企業生產汽車的擋風玻璃,他現在是全世界第四大廠。


這些企業既然已經都在世界最前沿了,他的技術和產品必須自己開發,但是他們的開發其實是有兩個部分:一部分是研究一些基礎的知識,產品是幾篇論文。第二個是新產品新技術的開發,確實需要企業自己來做。但是基礎科研不管在美國還是在歐洲,其實主要都是政府支持的。


我們國內也是一樣的,比如說他們做玻璃確實做得非常好,他們每年在產品開發上面投資30億、40億,也非常多。但是你問他基礎科研是什么?他也是跟大學合作,申請科技部的項目。跟美國也是一樣的,他也在美國設立一家研發中心,那是美國的國家科學基金會支持的項目。所以一方面是要市場和企業,第二方面是在政府給不給他支持。


這些研發中心可以設在國內,也可以設在國外。設在國外有什么好處呢?因為他可以跟使用者接近。比如說衛浴廚具在國際上是領先的,但不同的國家使用方式是不一樣的,如果你在中國做研發,你就會按照中國市場的需要研發。


為了進入當地的市場,除了設立研發中心,有時候還有品牌認知度,中國的品牌在認知上,跟德國、日本還有差距。這種情況下可以并購國際上曾經在這個產業領先的行業品牌。


在江蘇我看到一家做嬰兒推車的牌子,他的產品跟國外沒有差距,但他在國外賣價格低了很多,所以他最近收購了一家德國的做嬰兒推車有名的企業,當然還包括一些他們的設計人員,一下子他的利潤率就高出很多,所以我想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投資機會。


當然這些機會是要企業主動出擊,但是也要政府支持。比如說基礎科研方面,如果在國外設研發中心,或者是購買品牌,也有人才的問題、法律的問題、隱私?;さ奈侍夂徒鶉詰奈侍?。


?退出型企業:向微笑曲線兩端延伸


第三類,退出型的企業。這里面包括兩個部分,一個是我們已經有品牌優勢的,就是勞動密集型加工業,皮鞋、服裝、小家電。這種情況下,我們可以鼓勵支持一小部分走向微笑曲線的兩端,品牌、研發、設計,你要支持這些企業,企業首先必須有這種能力,但是政府也必須支持。比如說他的研發人員,技術人員的需求是不一樣的,那你肯定要設立一些職業培訓學校,都是中專或者大專支持的,這些企業進入微笑曲線兩端。


加工部分有一部分可以用機器人替代,但是我覺得空間不大,如果用機器人替代成本比較高。所以我覺得這部分的產業從二次大戰以來的情形看,也就是說最早開始日本做勞動密集型加工業,六十年代的時候產業轉移,亞洲四小龍借用這個機會發展起來了,那些都轉移到大陸來了。


我們現在也已經到了日本當年產業轉移的階段了,不管你用什么措施,到最后還是要轉移出去。轉移出去有兩個問題,其實大部分的臺資企業,港資企業,已經轉移大部分到越南去了。我們大陸的企業在轉移的時候比他們更為不利,因為他們是第二次轉移,環境比較適應,而我們是第一次轉移,大部分老板在四五十歲,外語也不行。


第二是轉移到哪兒去?早期第一批的像臺資、港資,轉移到越南、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,但是你必須要考慮中國是一個13億人口的大國,拿個比例來講,水缸里的水滿了,往水杯里面流,水杯一下子也滿了。其實這幾年越南、柬埔寨、緬甸、孟加拉,工資的水平比我們還低,但是增長的幅度一定不比我們慢,甚至比我們還快。所以現在已經轉移到這些國家的企業,一般認為在那些國家頂多就是再待三年五年,也必須再轉移一次。


因此在這樣情況下,轉移出去的企業我們必須幫他克服兩點。第一就是再轉移。第二,到底轉移到什么地方比較好?


我認為非洲更好,年輕人很多,但要到那么一個地方去,一個人不敢轉移出去,我覺得可以抱團出海,讓我們政府跟當地政府講好,設立工業園區,這樣可以幫助我們轉移出去的企業創造第二春??梢園鏤頤墻獹DP(國內生產總值)變成GNP(國民生產總值),他們轉移出去以后,附加值比較高的零部件、機器設備還可以從國內買,所以這種情況有利于我們轉型升級。


第二個類型,我們過去的增長速度是10%,現在變成7%左右,一下子掉了30%,建筑投資行業出現了產能過剩。從我們國內的角度來看是產能過剩,但是它絕對不是舊的技術,因為大部分的這些產業,技術其實還非常先進,在同行業里面一點不落伍。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國內確實是產能富余的,但國際上是短缺的,基礎設施到處是瓶頸。所以應該結合我們國家的一帶一路的戰略。一帶一路是以互聯互通作為抓手的,那國外要基礎設施投資,一方面可能是把我們的產品賣出去,另外一方面可以把我們的生產基地搬過去。這樣可以解決我們國內富余產能調整的問題,當然也要解決人才的問題、資金的問題,還有法律?;さ鵲日廡┪侍?。


?彎道超車行業:大有市場


第四類是彎道超車的產業。最近出現了一些新的產業,特征是以人力資本投資為主,而且產品跟技術的研發周期特別短,幾個月、半年,就可以研發出來,比如說像手機。雷軍做手機只用了一年。另外互聯網、微信搶紅包非常熱,但是搶紅包這個產品是幾個人兩個星期設計出來的。這種產品的研發是以人力資本為主,而且研發的周期特別短。這方面其實我們國內還是有優勢的,因為我們有大的市場。


另外,如果是做手機硬件的供應商,我們國內各種生產配套齊全,所以在國內只要研發出來,用不了多長時間很快就會變成有競爭力的產品。所以我們有些產業上面確實可以大眾創業,萬眾創新。要把這種彎道超車的可能性用出來,當然一方面還是要有企業的積極性,第二方面政府也要有一些條件,比如說孵化基地或者是金融的支持等。


?戰略性行業:要靠中央政府投入


最后一類是戰略性的產業,它的特性是資本投資特別大,研發周期特別長,但是跟國防有關的,像飛機、超級計算等,還有一些核心芯片。其實它是不符合比較優勢的,如果完全按照市場原則,企業是不愿意做的。這種產業要存在就需要中央政府的投入。


在這種情況下地方政府能不能做一些事?因為這些戰略性的產業想要落地在什么地方,其實需要其他產業配套。那些跟他配套的產業對當地的經濟增長是有好處的。


另外這些核心的戰略性產業有科研人員,他怎么安家,怎么落戶,子女怎么教育的問題,我覺得地方政府也可以配套。我覺得把這些配套做好了,就能把戰略性的產業吸引多這個地方來。那這個產業對我們國家的發展有利,對當地的經濟發展有利。


就像政府工作報告以及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中所說,我們的回旋空間非常大,而且我們有利的條件可以穩增長的措施很多,只要我們在認識上是正確的,不要受一些似是而非的觀念左右,利用好我們的現有的條件,保持7%的增長,在工作當中力爭7%以上完全有可能。